当剪纸赶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商业空间设计     |      2021-03-05 19:25

在节日的喜庆气氛中,总少不了窗花的装点。

有几多人和宝哥哥一样,一直觉得剪纸只能算得上是民间艺术,难登精致之堂,但其实不起眼的剪纸,与中国人引觉得傲的瓷器有着密不行分的接洽。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剪纸也能跟瓷器搭上干系?

是的。

中国大大都瓷器,往往会在釉料和胎质上下足工夫,好比纯净清朗景德镇瓷、精美细腻定瓷、低调奢华的汝瓷、天真绚丽的钧窑……像耀州窑这样,凭借以刀代笔的刻花装饰在陶瓷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的瓷种并不多见。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中国八大窑口

在唐代,制瓷史素有“南青北白”之称,地处陕西黄堡的耀州窑,自然也在白瓷的烧制队列中,但又受制于内地瓷土含铁量高,白色扮装土含铁量高,滚球平台,且透明釉的含铁量也高,“三高”的浸染下导致耀州窑烧出来的瓷器成为北方白瓷的“差生”。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耀州窑白釉双系瓶 山东省博物馆藏

展开全文

但耀州窑的匠人并不甘于制造粗拙的白瓷,五代,耀州窑选择打破大情况的约束,效仿越窑烧制青瓷实现逆袭。

在南边普遍烧制青瓷的情况里如何脱颖而出呢?耀州窑匠人在青瓷纹饰上玩出了格式。

划花

一开始,耀州窑匠人们只是在半干的器物胚体外貌,用竹刀、木刀等东西,以浅画出线状斑纹,泛起出来平面的图案,这种划花武艺跟传统绘画中白描有点相似。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辽-金 耀州窑划花犀牛望月青瓷碗

在瓷器上画纹样,也改变了以往以器型和色釉为主的装饰手段,是瓷器装饰武艺上的进步。

剔花

厥后,人们不满意于这种平面的装饰性图案,转而追求更有立体感,条理理解的纹饰。

于是匠人们发现了剔花武艺,与划花工艺差异,剔花是在器物胚体外貌施釉或施扮装土,划出斑纹后再把釉面或扮装土层剔去,用剔花装饰的瓷器斑纹清晰立体,感受像是别的贴上去的。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五代-北宋 青釉剔花牡丹唐草纹水注

刻花

到了宋代,剔花工艺又获得了进一步完善,形成刻花工艺。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耀州窑青釉刻海水鸭纹花式碗 故宫博物院藏

匠人们先用刀具垂直刻出纹样的表面线,再在其旁用刀具斜刻,并剔掉直刻和斜刻后夹在刀痕中间的地子,使得纹样明明突出。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左为剔花,右为刻花

两者的区别不仔细调查很容易忽略,剔花的浮雕感像是在球面上贴了一层,而刻花明明能看出由表面到瓷胎的平缓太过。

同划花武艺对比,刻花既具有线描的笔法,还兼有水墨晕染的结果;与剔花工艺对比,刻花既可以节减许多时间,又可以保存立体结果。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左为划花,右为刻花

固然剔花和刻花瓷器有着浮雕艺术的立体美感,但在烧造进程中却存在着相当的难度。

岂论剔花照旧刻花瓷器都是整体剔刻,这就要求器壁有必然厚度,经刀具刻成后形成器壁厚薄不均,烧造时由于瓷胎的收缩率影响,造成内部应力差异,器物很容易变形,所以制品率不高。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红底玉缕耀瓷刻花飞龙宝塔尊 孟树锋 宝库匠心馆藏

再来,器壁厚度的增加也使器物体重增大,所以当你在旅行宝库匠心馆时,会发明大部门利用剔花、刻话工艺的耀州窑瓷器都是大件。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耀瓷刻花婴戏菩提纹大罐 孟树锋 宝库匠心馆藏

印花

当市场上对耀州窑青瓷需求量激增时,烧制难度大、耗时耗力的剔刻瓷器已经无法满意耀州窑的出产需求,一种简朴可复制的刻花武艺应运而生。

假如说从前的划花、剔花、刻花瓷器属于“私人订制”的话,那由印模批量出产的印花瓷器就是“流水线爆款”。

当剪纸遇上瓷器,耀州窑便开出了花

宋 耀州窑印花菊瓣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